2016年12月10日 星期六

<心得>資產配置投資策略


講資產配置的書籍很多,我自己也有幾本在書架上。不過還是從圖書館借了這本回來拜讀。

不同時期看的心境與理解不同,過去剛開始接觸這些書籍,確實增加了對於投資配置的認知,但時間久了,也開始質疑起裡面的內容。




作者在書本的開端,有提到他對於風險的認知與其他人不同,業界大多對於投資風險的定義在於「波動度」,而作者則認為是「損失」以及「無法滿足未來需求」的情況。

有些觀念作者試圖打破與其他類似書籍的既有觀點,想以更獨創的角度陳述,但到最後其實概念還是差不多。

這本書沒什麼不好,只是看到後來,發覺我的認知已經跟這些書籍落差越來越大。

雖然作者不斷強調,投資的風險不是看波動,以及資產與資產間的相關性不是絕對,但幾乎使用的方式仍環繞在這兩者上。

這是投資觀點可憐的地方,為什麼許多論點應受到質疑,但卻又廣為使用,關鍵似乎是在於簡單以及有答案。我們無法接受沒有絕對答案,沒有數字能計算的方法。

當規劃一個財務目標,如果無法告訴客戶,這個配置未來能幫你賺到多少錢,以及波動度如何,那似乎會玩不下去,但可悲的是就算這數字精確到小數點後第六位,也沒有任何事情能確保未來可以達到理想的成果。

長期投資的基礎在於實質收益,而非價格,但所有投資學與理財書籍都以價格的變化作為所有評估發展的基礎。

而相關性也不是數字,是可以實質評估判斷的,數字只是便於計算的工具。

用過去歷史報酬,用歷史波動度,加上資產之間的相關性,是為了求取一個具有說服力的答案。

投資配置的再平衡,玩的也不應該是價格的變化,而是修正資產價格變化所帶來的誤差。

一家公司本身會因為收益而影響業績好壞,市場是許多公司累積起來,也會有榮枯,所以實質收益本來就是持續在變化,但也持續在累積。價格是參與交易的行為人針對未來許多公司的預期作出的價值判斷,更容易隨著市場好壞在變化。

投資人想參與的事實質收益,但實質收益會因為標的市場價格的變化而有偏差。而再平衡能作為這偏差修正的方法。

過去一度想不透,為什麼巴菲特認為風險是損失,而許多投資學的書籍卻認為風險是波動度。後來才理解,因為兩者看的是不同事情,巴菲特買的是公司,看的是實質收益,而投資學教授們買的是股票,看的是股價,股價背後沒有公司、沒有經營,股價就是股價,就是純數字的世界。在數字的世界只有數字變化,只有數字跟數字之間的關聯。


最近身邊看到許多因為數字而迷失的例子,純粹是他們無法接受接受一個範圍的結果,精確的答案總是最說服力。就如「你的投資配置預期可賺10%」,跟「你的配置預期每年可賺10.2%」,後者顯然更具有說服力。


沒有留言:

<公告> 關於這個部落格 與 Albert Hung

「投資客日誌」 這個部落格成立於2005年。 想了解版主、部落格,或合作提案請點選這頁